首页 > 消费购物 > 正文
现场工程师:你不知道手机背后的谜题是什么?
2021-04-22 10:08:31
来源:文章来源于网络

1.NEX双屏星光环灯的设计是最具争议性的。

今年6月聂阳旭第一次接受双屏手机测试项目时,聂洋旭感到非常困难。

最初,与普通手机相比,双屏的质量风险更大。更重要的是,双屏背后有星环灯的设计,这对公司的设计生产能力提出了系统的要求。

我们和设计部就这个小圆盖子多次吵架。在聂洋旭看来,这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创新。对于质量部门来说,胶水上会有很多残留物,贴上胶水后会有彩虹线,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包括如何确保屏幕不容易损坏。除了选择先进的玻璃和业内最高水平的结构保护外,做好防护罩和保护膜也尤为重要。但问题是,双屏的保护层只有边界,在这种情况下,如何同时保护屏幕,同时又要确保美感的感觉和外观,已成为他们需要思考的焦点。

在打样了几十个保护套版本之后,开发工程师们最终选择了PC加液态硅胶的材质:液态硅胶具有缓冲作用,同时高于屏幕,可以保证手机在跌落时,屏幕表面不会受到损坏。现在,已经能够保证手机和单面屏手机相当的抗跌落水平。

不过,硬件测试可能还不是这一项目中最难的部分。正如此前双屏总设计师萧铭楷在接受《V星人》采访时所认为的那样,这款手机实际是对整个公司的软硬件交互能力,都提出了很高的挑战。

以双屏切换的逻辑为例。

最早,工程师其实是希望用户不需要通过任何按键,就可以从正面直接翻转到背面的。他们希望将其做成一个“完美的智能产品”,方式可能是通过检测陀螺仪、传感器、包括触屏等操作。

但问题在于,真实情况很复杂。比如用户躺着看手机屏幕的时候,重力传感器检测到屏幕是朝下的,理论上应该上屏亮,但其实用户是希望下屏亮……诸如此类的场景问题,就很难解决。

最后,两相对比,基于用户的利益,他们选择了现在的方案,逻辑更为简单且用户使用时不容易出错。

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。“很多纠结,项目变动特别多。” 作为一名硬件测试人员,聂阳旭目睹和参与了无数次与设计开发部门的争论。比如星环灯的设计,他就认为给产品品质造成了困扰;而开发想出来的双屏应用,又会对耗电提出挑战……

直到11月份快量产,外形确定,拿到真机的时候,聂才感觉,一颗悬着的心,终于放了下来。“超出预期”,他长叹了一口气。

二、相比赚钱,更注重口碑

上一次,聂阳旭感到如此为难,还是在测试NEX第一代产品的时候。

要在那么小一块地方,装进去伸缩摄像头,同时还要考虑抗跌落,防尘,防水等问题,这些都给测试团队提出了诸多挑战。

如果只是一般产品,测试流程可能是固定的。但针对创新性产品,比如升降摄像头、双屏这样的设计,测试团队还要对其进行专门的策划,甚至单独形成一些新的测试用例。

“创新产品都是这样,会对整个品质体系提出挑战。”聂阳旭说道。不过,即便如此,品质内部的一个共识是,“品质是基础,不阻挠创新。”

类似这样的口号,在vivo内部还有很多。比如IPD开发认为,“开发行为就是投资行为”。这就导致了他们在考虑一个产品功能要不要上,一个产品要不要开发时,会做很长期的思考。比如为什么vivo迄今都不做ODM,因为从设计能力、测试水平到批量生产的能力,包括产品质量,ODM都是不可控的,尽管其成本很低。

所有这些自上而下的,令人印象深刻的口号,都是他们在做决定时的理论依据。细节到,屏幕指纹屏幕上贴什么膜;保护套为什么非要设计成那样?或基于外观、或基于安全,其中都会有很多人的权衡和博弈。

作为整个口碑领域的总监,柳景财认为,创新解决用户流入问题,品质解决用户流出。前者做好了,可能会让人印象深刻,而后者给用户的感受却不会那么明显。因此,也就需要更大的魄力,去坚持这种长期投资。

屏幕指纹可能是其中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。

因为在极冷的环境下,皮肤会因干燥产生纹理变化,导致屏幕指纹解锁成功率降低。所以除了实验室的设备测试以外,很长一段时间内,vivo都会专门派人去东北做解锁测试。

从X20plus屏幕指纹版开始的时候,熊辉就会和他的小伙伴们一起,远赴东北,身着毛大衣,在冰天雪地里,用手不停地按压屏幕,以测试解锁成功率。

“实验室数据和真实使用环境差异还是很大的,所以我们要在那个环境下,把手裸露在外面放5~10分钟,然后再去按,测完还要记录,哪次成功了,哪次失败了,多少秒结束了。说实话,冷得笔都不好拿。”提起这一经历,熊辉有太多话可说。

但这种看起来笨拙的方法,却为工程师们贡献了很多有价值的数据。一个最直接的效果是,从X20plus到现在最新的NEX双屏版,屏幕指纹识别速度最快已达到 0.29s,在刁钻场景下的解锁速度实现了30%显著提升。(当然,这也离不开硬件和软件等层面的升级。)

如果只是考虑销售的角度,其实在第一代X20plus产品上,vivo就可以选择大量铺开屏幕指纹。毕竟消费者愿意为这一点买单。但基于对性能的要求,第一代还是只上了很小的量级,更迭了好几代,屏幕指纹才全面铺开。

“我们可以选择赚更多的钱,但我们更在意长期的口碑。”柳景财在接受《V星人》采访时如此表示。

三、学习诺基亚“砸不烂精神”

在vivo内部,这种对于品质的深入追求,其实是有迹可循的。

——直到今天,仍有不少步步高的老人们在聊到品质这一话题时,会提及2008年那次年会。

那是在东莞乌沙酒店,步步高的年度质量方针会议上。当时,以“质量不过关”为由,甄志强拿着一把大锤子,砸碎了已经开发完,还未上市的K09手机。

在那个没有标准、没有质量可言的国产机起步阶段,甄志强砸手机这件事,表明的其实是一种想要做好产品的决心。“砸完以后,突然觉得有戏了。”作为当时品质部的测试代表,这是柳景财内心最为真实的反应。

在甄志强的带领下,品质部提出了“向先进学习”的口号。除了引入IPD开发流程之外,他们同时还引进了诺基亚的测试标准。

诺基亚,在当时被称为是 “摔不烂的手机”,从选材到测试方法,步步高开始全面对标前者。

2011年以前,通过对标诺基亚,步步高在产品品质层面有了一定的积累,也赢得了良好的用户口碑。很快,便在国产机市场做到了前几名的位置。

到了智能机时代,苹果成为业内标杆,在外观设计、性能指标,包括产品的理念等各方面,都给到了同类公司很多启发。这时候,vivo结合自身特点,也不断推陈出新,发布了HiFi,屏幕指纹、升降摄像头等等业内首家创新技术。

也是在这一时期,品质的内涵被扩大化了。以前我们提及的品质,更多是手机功能、产品品质;现在,在做到了这些的基础上,用户体验和消费者满意度,成了公司更关心的问题。近期,品质领域还更名为口碑管控。这意味着,对这些工程师而言,现在他们不仅要关注消费者投诉,还需要关注他们的满意度。

“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”对vivo人而言,对于品质的追求,已经被刻在骨子里,是企业文化、价值观一样的存在。而在柳景财看来,这种追求,往往也需要企业经历一些事情,才能最终累积和沉淀。比如2004年电话机显示缺划等等。

vivo高层认为,哪怕只有一次质量事故,都有可能损坏长期以来积攒的良好口碑,而消除影响,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。

直到今天,内部员工还经常会听领导谈及这些往事。“品质对vivo而言,意味着生命。”——这种自上而下的影响,是“深入骨髓”的。